Mr Raindrop

求助,占tag抱歉
看了随缘居上白夜(white nights)的翻译之后非常想看原文,但是AO3上这篇原文的下载非常困难,有没有姑娘已经下好了这篇文可以分享一下?

扫文#AO3#EC生子文

扫文

MELIFE很开心:

5月份看完天启之后就重新入了EC坑,经小伙伴推荐开始在AO3上各种扫文。这次整理了一下EC文里的几篇生子文(我的恶趣味23333)。因为是变种人,所以很多Charles怀孕的背景设定是因为secondary mutation,但也有一些是ABO文。欢迎大家一起交流指正,因为上次我发了第一篇扫文,发现大家读后感差的还挺大的,如果有不同的看法可以留言哦~

我是按照EC-Kudos-Mpreg的顺序扫文的,简单点来说就是从点赞最多的文开始。但我只选了10篇,其实这个Tag下面有252篇文,路漫漫其修远兮啊…还有想说一下我只在AO3看文,所以不太清楚这些文SY是不是有译文,另外有些文是很久前看过的,扫文之前我翻出来大体浏览了一下,可能有错误或者疏忽遗漏,sorry啦

1. What Not To Expect When You're Not Expecting It
古巴一战之后,Charles试图和Erik解释说自己之前不告诉他怀孕的事是觉得时机不对。但后来因为Erik想用那些导弹炸死船上的人,所以Charles就告诉他自己怀孕了借此来让Erik停战,并且告诉Erik是你让我怀孕的所以你必须承担起责任2333然后Erik就开始策划说要暂居别的地方躲避CIA,但Charles坚持要回家,所以Erik妥协了并且向所有人保证,谁要是敢动你们一根毫毛,我就把地球转个圈。到家之后,Raven问Charles为什么瞒着她怀孕的事,Charles说是不想她分心,但Raven说你不能替我做决定,Charles就坦白说不知道该怎么提起这个话题,因为觉得不正常,但Raven安慰他说我们从来都不是寻常的人。经过讨论,Hank被任命为产科医生,Erik则搬去和Charles一起睡,确保Charles的安全。再之后就是各种温馨日常,包括Charles被禁止喝茶,第一次做超声波而且机器还是Hank晚上睡不着自己做出来的,因为怀孕被Erik禁足,生气之下让他买了甜点回来并且心想一个人吃光一口也不分给Erik等等等等。真的很甜,而且语言也很诙谐幽默,读原文的话就能深有体会。最后,Charles和Erik在经过一次小误会之后敞开心扉,互相表达了爱意,Erik笑Charles是最迟钝的心灵感应者,并让他脑了自己,而Charles辩解说不脑你是对于你隐私的尊重,但脑过之后就发现自己误解了Erik并知道了他对自己的爱,随即捅破窗户纸进行了爱的霹雳啪。结果啪完Charles第一反应是把三明治忘在厨房了,一定要Erik去给他拿回来(看的时候感觉都能体会Erik的无奈)。最后的最后,Raven和Azazel在一起,生下了Kurt,而Charles生下了Wanda,并且准备开始第二个造人计划。

整篇文超fluff,甜的我都要蛀牙了,唯一有一点伤心的地方就是Moira为了确保Charles的安全而被消除记忆,但在记忆消失的那刻还在想Charles一定be safe。文章里每个人都是小天使,强烈安利!

2.White Nights
这篇文是我看的第一篇EC文,可能这就为我喜欢生子文奠定了基础,但这篇很遗憾的我没有看完,因为这篇的Charles给我感觉爱生闷气,有事就憋在心里,但因为我只看了前面几章的内容,所以并不知道后期Charles有没有变化。

3.An Earlier Heaven
沙滩离婚之后,Charles发现自己怀孕了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儿,取名Jean,也是一个Telepath。但他向Erik隐瞒了自己怀孕的事情,担心Erik会带走孩子或者伤害到她。随着Jean渐渐长大,他和Alex,Sean,Hank一起创办了学校,试图帮助那些无助迷茫困惑的变种人,并且用Cerebro召唤回了变成意识形态的Darwin,成功复活了他。但因为Erik和Raven还有Angel前来寻求庇护,他们不可避难的和Jean有了接触。Erik在得知Jean是Charles的女儿并且已经1岁之后,极其愤怒。因为他觉得Charles一定是脚踏两条船所以才会有Jean。但有一次Erik意外偷听到Alex与Sean等人的聊天,对Jean的出身产生了一丝怀疑。不久之后,Erik终于联系上了Emma一行人。在佯装离开之后,他要求Emma从Sean的脑中找出关于Jean的秘密,结果Emma惊讶的发现Jean是Charles和Erik的女儿。但因为Emma的行为触动了Charles设立在Sean脑中的屏障,Charles知道他们未经同意伤害了Sean而极为愤怒,赶走了Erik一行人。Erik也负气离开,但Raven和他说Charles曾经提起,在Telepath身上,常会发生一见钟情的事。因为Telepath在见到某个人的第一眼就会洞悉一切,而这也是为什么Charles会在深夜跳下水去救Erik。即使他这次很生气,但他也很快就会消气。Raven最后还质问Erik难道不想陪伴Jean嘛。经过考虑,Erik卸下全副武装,回到学校参加了Jean的1岁生日,但他始终放不下brotherhood,所以选择了离开。但有一天Emma来找他告别,说要离开去创办自己的学校,并且让Erik早点下决心做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蹉跎时间。最后,Erik决定回到Charles身边,帮助Charles建立学校,陪伴Jean,寻求和平的真谛。

这篇文章篇幅有点长,稍微有点沉闷,无聊的时候可以拿来打发时间。

4.Trying is Half the Battle
Charles感冒了,Hank在帮他检查的时候意外发现Charles原来雌雄同体(但不是双/性/人的设定),所以是能够怀孕的。Charles一开始因为写论文而不想怀孕生子,但后来他发现Erik渴望孩子所以俩人就开始各种尝试。他还向Hank请教怎么增加命中几率,结果Hank提议Charles赶快出去度假别呆在家,因为Alex已经和Hank抱怨很多次撞到EC在做辣眼睛的事。最后当然是在放松身心的旅途啪啪啪中怀上了包子。

5.This far but no further
因为沙滩离婚Charles脊椎中弹并且流产了,然后时间线就跳到DOFP,Charles和Erik在去巴黎的路上加入了mile high club,导致Charles第二次怀孕并且生下了女儿Lorna。但因为Erik和Raven在哨兵事件之后离开了,所以Charles独自抚养女儿。他的脊椎受伤导致他容易罹患各种产前综合症,所以Charles继续使用hank的血清,并且一直延续到Lorna出生后,便于照顾她。Lorna长到三四岁的时候,Raven和Erik回到学校避难,Charles接受了他们。Raven意外得知Lorna是Erik的女儿并且不小心说漏嘴,以至于EC俩人爆发了争吵。Erik觉得Charles故意隐瞒并且极其抵触他一直使用血清。后来在Hank的劝说下,Erik冷静了下来,和Charles促膝长谈。Lorna也慢慢接受并喜欢上了Erik。接着,在Erik的坚持和劝说下,Charles幡然醒悟戒掉了对于血清的依赖。但是因为Erik在和Raven执行任务的时候,没能按照约定准时归来导致Lorna很伤心,而Charles感到很愤怒。因为Erik再次戴上了头盔,导致Charles感应不到误以为Erik死了。Erik承诺以后再也不戴头盔,因为他希望能和Lorna还有Charles一家三口开心的生活在一起,所以愿意做一切来让Charles安心。结尾经过他俩的努力,又怀上David,Peter和Wanda也有一笔带过。

这个故事还有后续,是讲天启用Erik的家庭威胁他为自己卖命,但我还没看完~

6. My name is Max
这篇就是我的第一篇扫文,感兴趣的可以翻一下我之前的扫文记录,不过这篇文有小伙伴反应比较致郁,而且文中有LoganXCharles的情节,他俩是friends with benefits, Erik也有过其他人,但描写篇幅都不算长。不适的小伙伴注意避让!

7. Fool's Mate
AU:国王Erik X 修道士Charles, ABO

Erik在一次外出巡游是碰上了发/情却不自知的Charles,于是干柴烈火将其就地正法,还无法自制的成结了。事后,Erik把Charles带回修道院,找到院长Emma讨论Charles的事。这时身为大臣的Shaw表示Erik可以先带Charles去休息,自己和院长进行商议。可事实证明原来Shaw和Emma早就狼狈为奸,Emma出卖了Charles,故意让处于发/情/期并且已经和其他Alpha有婚约的Charles出去。紧接着,稍事休息的Erik带着Charles回到了皇宫,再次进行了爱的啪啪啪。可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两人常常发生摩擦。但这一切在Charles怀孕之后就好转了,因为他开始对Erik有需求。但Charles意外发现了Shaw和Emma有染,并且和人偷偷摸摸的联系,从而心中起疑,但也没办法证实。不久之后,Erik因为突如其来的战事出征了,Charles也因为Shaw的种种行为加深了自己的怀疑。后来在与Hank还有Darwin的讨论中,他们发现Shaw可能联合了敌军准备伏击Erik,并派出去Hank去通风报信。Erik因此挫败了Shaw的阴谋凯旋而归,Shaw和Emma入狱,而他和Charles从此过上了幸福开心的生活。

8. Baby Baby Baby Baby
AU:本科生Erik X 博士生Charles

这篇文是倒叙的模式,19岁的Erik在医院走廊焦急的等待自己儿子的出生,他觉得自己大部分时间还像个孩子,不知道该怎么给儿子树立榜样,也不知道怎么跟他妈交代整件事。之后Erik就开始回忆起自己和Charles的相识。他们是在一次类似新生互动的活动上相遇的,当时Erik一眼在人群里发现了唇红齿白,眼有星辰大海的Charles并且跟他搭讪,两个人看对眼了就在Charles家来了一发,但因为没了TaoTao所以就barebacking了,中间省略…第二天Charles问Erik能处朋友吗,但Erik有点受到了惊吓,因为他一贯走肾不走心,所以拒绝了Charles。还在Charles询问他能不能再见的时候撒了谎。五个月之后,Charles在图书馆自习室找到了Erik并且和他说自己怀孕了。Erik十分诧异,Charles解释说是因为自己的secondary mutation所以怀孕了,然后他们惊讶的发现原来双方都是变种人。Charles说只是想告诉Erik自己怀孕了,但不需要他承担责任,因为他觉得Erik不想谈恋爱而自己也不符合他的择偶要求,但Erik坦白当初自己一时情急说错话,实际上分开的时候自己一直想着Charles,然后惯例让Charles脑了自己来证明自己的爱。最后他们小名Oliver,大名onslaught的儿子出生了233333,并且他们还获得了父母的祝福,Erik也向Charles求婚了。

9. The one where Erik is a King
AU:国王Erik X 王妃Charles,现代设定

超短的小甜文,才400多字。Charles看到八卦小报说他怀孕了生气极了,尤其还有红色箭头指向他的肚子。Charles一直问Erik我有那么胖吗?我肚子有那么圆吗?Erik安慰Charles你又软又香,不过要是能怀上我的孩子就更棒啦,然后六个月后八卦就成真了~

10. Miss Missing You
AU:工程师Erik X 教授Charles
提前预警:EC有年龄差,Erik是在和Magda分居期间,和Charles谈恋爱的,大部分是Erik's POV。

Erik和Magda因为迟迟没有孩子而常常争吵,最后Magda觉得Erik不肯在代孕/试管婴儿/领养的问题上妥协而提出分居,希望彼此都能冷静之后再来谈问题。Erik深受打击,沉寂了一段时间后,他决定去酒吧放松一下,并在点菜的时候碰到了也是独自前来的Charles,两个人交谈了一会儿。当Erik发现Charles是在和自己搭讪的时候,果断地说自己结婚了,但他没戴婚戒的行为引起了Charles的好奇。而Erik在周围没人交心的情况下,和Charles倾诉了自己的失意,因为他觉得他和Charles以后都不会再有交集,即使说了也无所谓。不过他们相谈甚欢,所以渐渐成为了朋友。但随着慢慢相处,他发现心里的天平开始偏向Charles,并且很享受和Charles在一起轻松愉快的时光。分居7个月之后,Erik正式决定和Magda结束婚姻关系,与此同时,Charles发现自己怀孕了,Erik惊喜之余觉得必须得亲自和Magda说明这一切,于是联系了她见面。Magda在知道Charles怀孕之后就奔溃了,因为她觉得Erik背叛了自己,而Charles怀上了本应该是她的孩子(这里的逻辑我不是很懂)所以把Erik赶走了。但Erik获得了他父母的支持,而他父母也很开心Charles怀孕了。但他们的关系也受到了很多人的质疑,作为Erik伙伴的Azazel觉得Charles和自己前女友一样是为了钱接近Erik,而Moira和Raven觉得Charles为了Erik选择停职很不可思议,Erik的妈妈更是因为Magda一家在宗教活动里散播不利言论而被歧视。当然最后问题都解决了,大家也都和解了。土豪Tony Stark还大手一挥赠送了Charles一栋楼23333

扫文篇幅有限,文章里还是把Erik的心路历程刻画的挺完整的,我个人觉得不算背叛Magda。



【EC】少年情事 之初夜

甜甜甜甜甜甜

Alastiel:

这个系列大概就差这一篇了...


For 我债主压巨巨 @Pressure_Chan 和竹马控白银太太  @SILVER 


最近在找状态填无猜了所以热身一下


如果实在填不出了你们就当这篇是结局了吧


我随便说说的!不敢坑真的!【土下座




分级:Explicit


警告:含详细的未成年不可描述,不是演习


------------


Erik粗鲁地拨开那些借着酒意在他肩膀和腰背上乱碰的手,为了快那么一点他没有犹疑地选择径直穿过舞池,从那些不管有没有看起来都像磕了药的人群里挤过去,他的耐性已经见底,怒气逼近燃点,终于在看见Charles那瞬间烧了起来。


 


让他恼火的那个男孩摇摇晃晃地跪在吧椅上,右腿往后伸着搁在椅子边沿,他的牛仔裤介于贴合和紧绷之间,束在大腿和臀部上勾勒出的弧度堪称完美,Charles一只手肘撑着吧台,另外一只手臂举起来试图去够那个该死的酒保手里的调酒瓶,从舞池这边的角度看得到他大半个侧脸,那漫着酡红的脸上还挂着醉醺醺的傻笑,Erik攥住拳头咬紧了牙根。


 


Charles感到有只手摸上了自己因为伸展身体露出T恤下摆的侧腰,在一阵恶寒里他几乎要惊叫出声。在Logan的酒吧里不会有人敢真的打他的主意,尽管他一直被那些要生吞他的眼神包围——谁都看得出他是个远不够年龄进来这地方的小甜心。但Charles出现在这里就代表他不怎么开心,那些眼神伴随着刚下肚的两杯百利甜对于他来说就成了某种莫名的刺激,然而被人触碰可就切实地超出了他的接受范围。他在扭头发怒之前看到了对面的Alex露出的惊恐表情,接着是身后传来的重物倒地并波及其他的混乱声响。


 


Erik朝那个猥琐醉鬼的膝弯里补了一脚,接着跨前一步把还跪坐在椅子上正瞪着他的Charles拎了下来。后者回过神就开始挣扎,Erik偏头看他,眼睛里一片暗沉,从牙缝里挤出“跟我回去”这句话,Charles终于乖了起来,他几乎是被Erik拖着走,只来得及回头对Alex吐吐舌头。再走了几步Erik却停了下来,他拉着Charles又返回到吧台,眯起眼伸出另一只手揪住金发酒保的领子,“告诉Logan,再让我知道他放Charles进来,我保证他一个月别想开店。”松手以后他带走了Charles遗落在吧台上的牛仔外套。


Alex翻了翻白眼,说真的,你也不该被放进来。


他当然没蠢到把这句话说出口。


 


出门后Erik几乎是甩开Charles的手,他走到停在路边的机车旁掀开座椅把另一顶安全帽拿出来递过去,Charles没有接,Erik抬头看一眼,男孩被夜风吹散了酒气变得苍白的脸上全是硬挤出的嘲弄,“你是我的谁?你不是我父亲也不是我哥哥。”Charles尽力控制着自己声音,但还是抖得有些厉害,“我不需要你的,保护还是什么的,我他妈也是个男人。”他说脏字的时候有一点迟疑,但还是说了出来。


“那就做点像男人的事。”Erik没有露出半分受打击的退缩,“你以为那是什么?在夜店钓个人上床?然后让那人被送进监狱?”他发出一声讥讽的冷笑。


Charles被戳中痛处,他咬起下唇来忍泪,眼睛被街上各色混杂的灯光和眼眶周围的晕红称得波光潋滟。


Erik不忍心地叹气,他在想说一句什么来哄Charles,男孩就已经避过他再伸过来的手往反方向走,气冲冲地要钻进一台出租车里时,被Erik圈住他的腰往后拖了一步,这些日子来久违地回到了Erik的怀里。


“多谢,我们不搭车。”Erik打发出租车离去,Charles顺势半侧过身体依偎在他胸前,Erik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太怀念这个,至少此刻他绝不放手。


他们就这么待了一会,Erik用下巴蹭男孩的头顶,低声说了抱歉,Charles的发卷随着摇头的动作挠得他有点痒,接着Erik带Charles上车,在他环住自己腰身然后俯下身整个人贴过来时深吸了一口气。


 


下车的时候他们都沉默着,Charles把安全帽放进原处,Erik撑着车看他慢腾腾的动作,却始终没有说话。Charles抬头与他对视,非常轻地笑了一声,转身朝黑着灯的屋子走过去。


“晚安,Charles。”Erik看着他的背疲惫地说。


Charles没有回应。


 


一进门Charles的泪水就涌出眼眶,他靠在门边无法遏制地哭出声来,他才16岁,实在没法冷静承受心上人就是不要他这个事实,去他的为你好,去他的你会后悔的,为什么因为他只有16岁,想要的就不是真的想要?这是唯一他想要的,但从小就宠坏了他的Erik却不愿意给他。


Charles哭了好一会才止住了眼泪,这时他发现屋子里还黑着,这阵近乎崩溃的发泄后他似乎好受了一点,才缓缓站起来,摸索过去把灯打开,之后走向楼上的浴室洗脸。


他脱下外套躺到床上,又把自己侧过来蜷着,手机似乎在外套里响了一声,但他不想管。闭了一会眼睛后他觉得房间里的顶灯亮得可怕,只好挣扎着起来关灯,接着去窗边要把窗帘拉上。


然后他看见了Erik。


Erik没有走,Charles不记得刚才有没有听到机车的引擎声了,但Erik没有走,他靠在屋子后院的围栏上,手里的手机屏幕亮起又被他摁灭,反复几次后他突然抬头向Charles的窗口看来,Charles下意识想躲开,又想起没有必要,房间是黑的,而他站在窗帘的阴影里。


再过了一会,Erik直起身,他从衣兜里摸出烟和火机,却怎么也点不着,Charles看着他烦躁地把烟扔掉,又耙了下自己的头发,这动作让Charles在黑暗里笑起来,这么无声地笑了两秒,嘴角又落了回去,眼泪同时掉下来。


接着他们几乎同时开始了动作,Charles转身下楼而Erik绕到屋子前面来,所以Charles打开门的时候,Erik就已经站在草坪外面了。


 


Charles习惯良好地关上了门走出来,他穿过草坪的步子应和着Erik的心跳频率,之后他推开白色的栅栏门走到Erik眼前来,红肿得有些厉害的眼睛很清楚地告诉Erik他刚才哭了好一阵子,Erik恨不得杀了自己。


 


Charles没让他懊悔多久,就把自己的嘴唇撞了上来,手臂像藤蔓一样攀住Erik的腰背,Erik在那瞬间甚至做不出反射性的后撤,更不用说感受到上颚的疼痛,他身体里的渴望就这么被混着酒香的Charles的味道点燃后爆裂开来,把叫做理智的东西炸得粉碎,接着他听见男孩慌乱的呼吸声和自己的混在一起,在耳边无限放大。这个闭着眼撞过来的小傻瓜根本没对准,Erik伸手握住了Charles的后颈,让手指缠进那柔软的栗色发卷,他固定住对方然后偏头,把鲜红柔软的唇瓣准确地含进嘴里。


 


他们都缺乏经验,Erik大概好一点,但也非常有限,他们不知道该怎样让自己和对方更舒服,但只是凌乱的挤压和带着刮擦疼痛的紧密触碰已经让他们连脑浆也沸腾了起来,他们在灯火通明的街区路口吞咬对方,要是被Charles的邻居们看到差不多就全完了。


Charles无法吸气,他出于本能的挣扎才让Erik醒了过来放开他,接着又去吮他下巴那块软肉上的水渍,结果当然只能把那里连同颈子舔得更湿,然后Erik回到Charles唇上,这次他们知道偏一点头来避免撞到鼻子,吻得就更深了一些,Erik无师自通地卷起Charles的舌头又放开,这么几次以后Charles就只能挂在他肩膀上才勉强算得上站着。


他们胯间的硬物抵在一起,Erik的手移下去把Charles更紧地压向自己,后者就整个被裹进他的皮衣外套里去了,男孩难耐地在他嘴里呜咽,下身放荡地扭动着,让他觉得他们靠得还不够近…远远不够…直到听见一声响亮的口哨从街对面传来,Erik才惊醒过来,他简直不敢相信几小时前他还满脑子想着自己要跟Charles继续保持安全的距离,而刚才他们几乎就要在Charles的家门前蹭到都射在裤子里面。


 


Charles急速喘息着,他顾不上会被谁认出来,他什么也顾不上了,他依然闭着眼追Erik移开的唇,手臂从Erik外套下伸进去,紧紧缠着不放,好像Erik真的会舍得把他松开拉远似的。但对方只是埋头到他颈侧含住那里的皮肤,同时暗哑模糊地喊他名字。


“进去好吗?他们,我母亲和继父…后天才回来。”Charles颤抖着轻声问,Erik摩挲他臀部的手掌停下来了,Charles立刻紧张地想挣出来看看他的眼睛。


Erik不放开他,但Erik说了好。


 


Charles开锁的时候也握着Erik的手,然后他们的手指交缠起来,手心里的汗黏在一起,门开的时候Charles转过头,Erik在门廊灯光下凝视着他,他的样子和眼神足以让Charles立刻就把自己还可谓漫长的余生献给他。年长一点的男孩像是有所感应似的扯起一个浅笑,执起他的手背亲了一下。




戳这里




Erik重新爬上床躺到Charles身边,把已经被好好清理过的男孩圈进自己怀里,Charles乖巧地靠过来,Erik感觉到胸腔里充满了无法言喻的幸福感,脑子里却充斥着各种责问,但,当然,他一点也不后悔,永不。


接着他听见Charles在自己心脏附近的轻声呢喃,朦胧得像是梦呓,又清晰得宛如誓言。


他说,“Erik,我爱你。”


Erik呼吸停滞下来,他几乎被瞬间倾泄的情感狂潮淹没,他的每个细胞都高喊着回应这一句。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说出口了,但他知道Charles一定会知道的。


他会用自己可谓漫长的余生来证明。


我比你爱我更爱你。


 


Fin.




偶尔也想写个有点任性爱哭的查查!


有点潦草见谅,未成年真不敢写太过分了 OTL